聊城百科

聊城本地最全的百科知識庫

首頁|城市地理|經濟社會|水城人物|教育旅游|人文歷史|生活居家|娛樂明星

高唐女嬰被針刺案

   20141023113345398.jpg2014年10月25日下午7時許,記者從高唐縣公安局了解到,高唐清平鎮劉莊村發生的女嬰范子萱被針刺案,受傷女嬰舅媽劉洪云(已服毒自殺)有重大作案嫌疑。

 

目錄

1 事件經過
2 事件進展
3 最新消息

高唐女嬰被針刺案 - 事件經過

  案件起于10月20日,由女嬰家長報案。劉玉香稱,今年7月初,女兒開始出現異常哭鬧,且在子萱身體多處發現小紅點兒。“起初以為是蚊蟲叮咬,并未在意,但是將近一個月的時間,小紅點不但未消,而且在為子萱擦洗時,還先后從她身上拔出了4根針,其中一根還是醫用空心針。”劉玉香說,此時,家人還以為是孩子玩鬧時不小心扎到的。   當天,劉玉香帶著女兒來到高唐縣醫院進行檢查,拍片結果顯示其體內有16根鋼針狀物體,分布在臀部、腹腔、骨盆等各個部位,其中有5根鋼針靠近內臟。孩子的父親范光生立即報了警。接到報警后,當地警方立即成立了專案組,調查取證工作隨即展開。 據悉,北京兒童醫院對范子萱進行CT檢查后表示,子萱住院后病情相對穩定,但手術難度大,盲目手術有危險,具體時間尚未確定。醫生初步建議,先將其中最危險的3根針取出。待在病房外的子萱母親劉玉香說:“醫院為避免交叉感染,孩子需單獨在病房接受診療,不可探視。孩子檢查完,我就再沒抱過孩子。她才11個月大,還沒斷奶,為了治療,現在只能喝奶粉。”

高唐女嬰被針刺案 - 事件進展

   體內16根針 曾經拔出過醫用針頭
  去年11月25日,夫妻倆的小女兒出生,取名“子萱”。“朋友在網上查的,說帶‘子’字的名字特別好。”范光生說,這個女兒聰明漂亮,無論見到誰都喜歡笑,在村里誰走過來都喜歡逗逗她、抱抱她。劉玉香說,自己平日做飯或干活忙時就會讓家里人和鄰居幫忙抱一下孩子。
  這個家的情況在村里來說屬于中下水平。然而,奇怪的事情在今年7月第一次找上他們,劉玉香在女兒屁股接近肛門處發現了一根只剩下針尖的縫衣針。
  “我怎么這么糊涂,怎么把針扎到孩子身上都不知道。”劉玉香責備自己,并將孩子身上的針取下。一個月后,第二根針被發現,范光生不斷責備劉玉香不小心,但并沒想到有什么不對的地方。他們有很多事要打算,一直老實種地的范光生想外出打工。
  可沒想到,不久后劉玉香又在孩子大腿和腹部發現了第三根和第四根針頭,與其他三根不同的是第三根針頭是醫用的空心針頭,在家中不常見。女兒身上接連發現的針頭和不斷哭鬧的表現,讓劉玉香終于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,在范光生本月14日外出打工僅五天后,趕緊將他叫回了家,送孩子到縣城看病。
  小子萱的X光片讓夫妻倆當場嚇得怔住了。從片子看,孩子腹部、腰部多處出現鋼針,且多達12根。由此,針頭刺進了他們的家庭。
  全家被懷疑 孩子姐姐被冤枉大哭
  “好端端的孩子身上為什么會出現這么多針?”夫妻倆說,“這明顯是有人蓄意將針插入孩子體內,那么這個人會是誰?咱們從來沒跟別人發生過爭執,跟家里兄弟姐妹也沒吵過架,實在想不出誰會這樣對孩子。”隨著事件曝光,最先被懷疑的就是范光生一家人。
  孩子的表舅劉玉飛告訴《法制晚報》記者:“這個事影響很大,所有周圍的人都很難脫嫌疑,包括孩子爸媽。”據他介紹,子萱的大伯曾開玩笑問過正在上學的子萱姐姐,“是不是你干的?”子萱姐姐當時就大哭起來。“大閨女是直脾氣,要是她干的肯定承認。這么一問,她就感覺特別委屈。”他說。
  “這怎么好意思問呢?大家都是鄰里鄰居,幫忙照顧孩子……”范光生支支吾吾不知該如何回應。然而,子萱的不斷哭鬧讓一家人陷入恐慌,在當地醫院的建議下,決定先帶女兒到北京治病。   曝舅媽自殺 家屬稱兩家并無矛盾   本月22日,子萱被北京兒童醫院接收入院,檢查結果顯示孩子情況基本穩定。23日,聊城市公安局民警出現在醫院。“與醫院溝通手術進展,孩子體內的鋼針取出后由警方保存,這是關鍵證據。”民警介紹,除了醫院,核心是在聊城,孩子日常生活的房屋已被封鎖,警方進駐展開調查。
  隨后,網上曝出“奶奶被當地警方帶走十多個小時”的消息。范光生在北京不斷接到家里人的電話,聽到孩子奶奶被懷疑,心里也滿是無奈,只能悄悄地在角落里抹眼淚。劉玉飛告訴法晚記者,除了子萱奶奶被警方帶走外,孩子的爺爺、姑姑、舅舅、舅媽等家人都在警方排查中等待調查結果。
  對大家擔心的“重男輕女”一說,劉玉香為婆婆澄清:“她奶奶可疼孩子了,孩子一見奶奶就笑。而且我生完女兒后已做了節育手術,從沒想過要第三胎。”說到自己的大女兒被懷疑,劉玉香哭得很傷心:“這孩子受影響太大,都沒法安心學習。這幾天她打電話過來,說語文月考只考了60.5分,從沒考過這么低……”
  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昨天聊城新聞辦官微發信息稱,被扎針女嬰的舅媽服毒自殺,因搶救無效死亡。目前其服毒原因正在調查中。據記者了解,范光生夫妻倆對此仍不知情。表舅劉玉飛告訴法晚記者,子萱舅媽有一個8個月大的小女兒,舅媽一家都內向老實,兩家人平日并無矛盾。
  “家里人都告訴我,他們所有人都在一起,剛還見過孩子舅媽,根本沒提這件事。”一下午打了幾十個電話,劉玉飛感到身心俱疲,并表示希望給家屬一些休息時間。
  子萱媽媽:
  這幾天在北京,根據醫院的要求,劉玉香基本沒陪護過自己的孩子。有時在夜里,她會突然驚醒,想著家里的人和最近發生的一切。再躺下時,她只有一個念頭:一定要治好女兒。
  在23日下午,子萱被轉進北京兒童醫院基礎外科病房。按照規定,只有周二、周四、周日下午有探視時間,家屬才能輪流進去陪護,平時都不允許進去。所以直到今天,范光生和劉玉香才見到孩子兩三面。
  “現在大夫不讓我們給孩子喂奶。昨天給孩子開了一些奶粉和奶糊,說不要喂奶,說不好查針的位置,彩超不好做。”范光生告訴法晚記者,下個月25日就是子萱的一歲生日了,就在前幾天媽媽帶著孩子在村里小飯館提前過了生日。
  孩子表舅劉玉飛說,“姐姐家距馬路就一條街之隔,孩子常在那里玩,街坊鄰里過來都愛逗逗孩子。以前孩子的臉肉嘟嘟的,吃的多消化也好,可是昨天孩子從病房出來,一看,已經瘦了一圈了,都快認不出來了,爸爸媽媽都擔心孩子做手術遭罪。”
  聽到了小子萱的變化,一旁的媽媽又忍不住掉下眼淚。“孩子這兩天嗓子已經哭啞了,我就想讓她吃吃我的母乳,但大夫說不用管,里面護士會每天照顧孩子,每頓吃多少都是有一定量的。我昨晚沒見到孩子挺想她的,睡得不太好,一直都在想孩子。”
  范光生說:“這孩子平時愛笑,別人拿個玩具掉在地上,咯咯笑得特別好看,會叫爺爺、奶奶、媽媽、姐姐,常喜歡手指豎成一個‘一’字,特別可愛。”
  自從住院后,劉玉香就只能整日悵然若失地坐在病房門口外,想不起來吃飯喝水,看到和小子萱同病房的家長,就馬上過去打聽孩子的情況,一聽說孩子正在睡覺,才又踏實了。
  采訪過程中,醫院走廊里時常有小孩子跑過,范光生總是多看幾眼。“別的孩子蹦蹦跳跳的,心里覺得挺憋屈,這么好的孩子把她弄成這樣。孩子不舒服后就不太笑了,經常哭鬧,不小心碰到有針的位置,把她弄疼,她就哭。”
  先取3根針 暫定下周二首次手術
  根據多科室的專家會診,由于體內異物涉及多個臟器和組織,手術難度非常大,建議先取出最危險的腹部的3根針,有可能需分次取出異物,其他的要術后觀察。目前,將第一次手術暫定于下周二。對此,子萱的爸媽也表示,之前希望孩子的針都取出來,但這不可能,只能分批取,先取三根,然后再休養觀察。“希望一下子能全取,是希望孩子能早點好,但大夫能接收我們,就覺得心里一塊石頭落地了,挺感激的。只要孩子能治好就行,我打算留在北京,直到讓孩子把病看好。”
  根據從家屬那里打聽到的消息,在子萱住院當天做了一次彩超檢查,但當時只找到11根針,為保險起見,第二天又為孩子安排了第二次彩超,確定找到12根針。談到今后的治療費用,孩子爸爸告訴記者,這次帶了2萬多元,家里人給湊了一點,把家里的存糧都賣了,昨天一項就交了3000元,押金交了2萬元。
  記者了解到,子萱一家的經濟收入主要是靠爸爸平時在家里種兩畝地,有時打個零工,天氣好時能掙一兩千塊,現在村委會也幫著湊了些錢。“今年本來打算趁這幾個月出去打工多掙點錢,過個好年,結果只出去了幾天孩子就這樣了,現在身上的錢還勉強夠維持孩子治病,后面就不知道了。”
  一直陪在身邊的表舅說:“昨天老家的親戚又往銀行卡里打錢了,好的時候,姐夫一天打工也才掙到百八十塊錢,剛才打聽了一下,病房一天的陪護要60塊錢,護理一個月就要1800塊錢,再加上吃飯的錢,孩子媽媽有點舍不得了,希望還是能親自照顧孩子。”

高唐女嬰被針刺案 - 最新消息

  2014年10月29日8點20分,山東聊城被扎12針的子宣在北京兒童醫院進行了取針手術,5個小時后,子宣被推出手術室。院方表示,12個金屬異物已全部取出,子宣生理方面幾乎不會因此受到影響,一周左右有望出院。
  手術全過程幾乎無出血
  子宣的手術,“驚動”了醫院基礎外科、泌尿外科、骨科、麻醉科、影像中心和超聲科等多個科室。
  在昨天的手術通報會上,參與手術的醫生介紹,醫院也是第一次操作涉及臟器如此多、異物分布如此廣的手術。手術共進行了3個半小時,共取出12根針。其中3根針分別位于肝臟、腸系膜與盆腔,7根分布于腹壁與骨盆,2根針位于腹膜后和脾臟與腹壁間。12根鋼針中,10根為醫用注射針,2根為縫衣針,其中部分針已生銹。院方稱,為盡量減少對孩子傷害,在取肝臟與盆腔兩處鋼針時,采用了腹腔鏡的方式,僅開了0.5厘米的小口。而在取腸系膜、腹膜后及脾臟腰大肌的3根針時,在孩子右上腹開了一個很小的切口。還有3根針是位于表層軟組織,醫生直接用手將針頂出,沒有切口。其他鋼針,是通過小切口取出。
  基礎外科主任醫師陳永衛稱,整個手術過程幾乎無出血。術前多次B超尋找最后一根針
  據了解,10月23日下午五點,院方就為子宣做了第一次B超檢查,在子宣的體表作上標記已確認鋼針的位置,并為每根針記上相應的數字。當時,醫院僅找到了11根針。次日的檢查,仍有一根針未找見。10月27日,手術前一天下午5點后,院方再次通過B超,終于找到了位于腸系膜的一根針,而此前已定位的部分針位置又有了變化.昨天通報會上院方表示,取針手術最大難度在于如何給針定位。術前所確定的位置,在手術過程中還會發生變動。針在孩子體內,會隨著肌肉運動而發生位移,如果定位不準確,可能會在孩子身上拉很多、很大的口子,對其血管神經等也可能會有損失。此次手術成功,多半原因都歸于B超與超聲的精準定位。被稱為“B超神探”的醫院超聲科主任賈立群介紹,整個手術中,最難取的是位于腰大肌的一根針,醫生將消毒B超探頭深入到腹腔內部定位,再用手將孩子后背頂住,才從其右上腹的開口將針取出。
  醫生提醒注意女嬰心理恢復
  院方稱,手術結束后,醫院影像中心評估了針的數量,最后所拍的CT片顯示,子宣體內已無金屬異物殘留。子宣有望一周左右出院。骨科主任醫師張學軍表示,此次手術對子宣幾乎沒有生理影響,術后恢復期,應把重點放在對孩子心理影響的恢復上。另據了解,子宣入院后,有許多熱心市民也來到醫院,表達了對子宣的關心。一位不愿具名的大媽留下數百元后稱,自己是湖南人,老公是山東人,看到子宣的事情后,“很心疼這個娃”,就想出一份力。
目前,子宣父母尚不知曉孩子舅媽被列為“扎針案”的重大嫌疑人,已服毒自殺身亡。
   聊城體內被扎12根鋼針的小子萱,從四處奔波求醫到入院,再到手術將針全部取出,這個11個月大的女嬰牽動著太多人的心。上周二手術至今,已有一周。4日,仍在北京陪護的孩子父母介紹,醫院批準孩子5日上午即可辦理出院手續。    聊城針扎女嬰回到高唐家中,一家人的生活走上正軌。

附圖

九线水果机可提现